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口貪婪地呼吸大片新鮮的顏色,有天的蔚藍與花的粉紅與艷黃,這一天,我來到的是久違的美濃(台灣.高雄).

只有當花兒拼了命的綻放的時候,我才知道,心情其實是可以極度愉悅與輕鬆的,我更發覺,原來活到快30歲的我們,心情其實依舊像20出頭的青春,還是有許多充滿原創,瘋狂與可愛的可能.

這幾天看到美麗的海洋花火,看見大片浪漫的燈海,還有優雅波斯菊的花的姿態,好想緊緊擁住愛人,好好地親吻對方,不管對方犯下多大的過錯,自己都會毫不保留的包容與原諒那樣,那真是種奇妙的感覺.這樣的感覺稍縱即逝,彌足珍貴.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越來越覺得,開始找尋工作的這些日子以來,自己彷彿不再只是找尋工作,甚至比較像是在找尋自己.

不斷瀏覽著104網站上的職缺的同時,也不斷地反問自己,這樣的工作背後代表的是什麼樣的人生?我面對著這樣多的職缺裹足不前,究竟是害怕還是不明白,連自己都有些迷糊.

我承認自己是一個傳統約束的人,尤其在工作或是在學校裡,我總是無法踰越傳統的底線,不肯跳出自己畫地自限的無形框框,這樣的日子久了,連自己都會感到厭惡,但,即使內心再多的衝突,即使心裡渴望不受傳統枷鎖桎梏,卻總還無法成功掙脫.

自己時常幻想著要成為別人心中所欽羨的理想模型,問題是,我卻疏於觀照自己的想法,到底什麼樣的人生才能獲得快樂?無論是最愛用身價年薪定義成功學的天下遠見30雜誌也好,或是其他人的眼光,我都越來越無法清楚看見自己,只看到逐漸迷失的自我,迷失在完全荒誕可笑的社會傳統價值觀裡,可悲,可笑至極,又膚淺.

從高中時代開始,我便戰戰兢兢的努力成為一個師長眼中看的起的理想學生,不幸的是,我果真如大家所願考取社會大眾心目中的第一志願,為什麼要說不幸呢?最不幸的地方在於,我真的迷失在膚淺可笑的價值觀裡,以為那樣的人生就是生命中理該追求的一切,我心裡想,倘若當年的我不幸落榜,我會不會當頭棒喝,更早看清人生的重心與意義價值所在.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凌晨五點半,搭上一班巴士,在依舊深沉的夜色中北行.巴士中零星幾位乘客,多半睡眼惺忪,看著車窗外夜色中的高速公路,年假期間的擁擠車潮早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冷清的高速車道與沿途平原田野間的燈火點點.

雖然睡的並不足夠,起了個大早的自己依舊無法在車上闔眼,看著前方懸掛於車內天花的電視螢幕播放著已經看過多次的電影,刺眼的螢光逼使我不斷闔眼,卻又忍不住睜開望向車窗外,數著對面車道不斷由遠逼近的車燈,夜行的人們又到底是為了些什麼原因在這樣的黑夜裡忙碌奔波著?

深夜十點半,再度搭上夜行巴士,在子夜時分抵達21個小時前的出發地,彷彿時光快速流轉,你看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還停留在原點,迅速流動的空間與時間,竟如此令人炫目神轉.

在這座小島上的十足壓縮並擁擠的時間與空間啊,其實距離上與時間上的疏離是相對的渺小與微不足道,如同心中忖度光陰與情感的那把尺一樣,一樣渺小地令人心碎,因為那把尺總是帶來巨大的傷痛,微小的幸福.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哀悼與救贖的時間已經結束,該是重新出發的時候了.

越來越覺得人總是儀式性的活著,為了生存,為了生活,總是執行必要之交易儀式,節慶儀式,這麼多儀式除了供自己溫飽之外,也促成了某種心靈上的慰藉,感情的依歸.

其實自己也無法免俗,掙脫儀式性的林林總總,曾經在大學時加入團契,在家裡卻仍拿香敬拜祖先,甚至對紫微與星座半信半疑,狗年到也忍不住去安了太歲,大年除夕明明只是個平凡的週末,但依舊試圖在祭拜祖先與焚燒香油錢時尋求一點點來自於節慶的感動與溫馨.我決定要服膺the skeleton key的女主角所說的,學習去接受每一種宗教或儀式,也唯有此才能讓自己活的更安適自在.

2005年的自己,曾以為會走上學術這條路子,自以為有著破釜沉舟的決心回到校園,結果居然在回到學校之後卻又倉皇離開,這中間有許多類屬於懦弱的成分,害怕壓力,害怕對未來的不確定,以及經濟上的無助.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