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生命的觀看的角度拉高,不也是某種程度的自我治療與逃避麼?

接近年底,諸多需要趕在年底結案的工作壓力全浮上檯面,主管的不耐煩與情緒化更教人難以忍受,每每清晨往辦公室的路上會這樣想著,"到底接下來的路子該朝哪一個方向去?為什麼自己總是在一堆選擇中做了一個不太符合自我調性與個人興趣的路,接下來的路似乎離年少時的自我更漸行漸遠了吧"。

於是,在禁不住好友的極力邀約之下,我訂了一張機票,這一回要飛往遙遠的太平洋彼岸。

時常忖心自問,為什麼飛行始終會是自己所嚮往的?當機身離地的那一剎那,心理的舒坦與壓力的釋放,那種將現實的自我暫時(或鴕鳥式的)藏在腦後的心情,約莫就是嚮往的主因吧。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