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拜朋友熱心轉寄之賜,讀到了九把刀先生的一篇文字。(原來他是東海社研所畢業的呀)

他提及自己以一個管理背景的姿態,進入社研所後接受粹鍊的煌急,新鮮社研碩士生們囫圇吞棗地閱讀與毫不留情的進行理論批判,卻遭受教授的嚴厲指責,一位教授告訴九把刀及班上同學們說,做學問最忌諱的就是廉價的批判,是呀,當我們以錯誤自大的姿態面對一門學問的同時,一旦失去了基本的尊重,又能期望能從這門學問裡得到些什麼?

如今,彷彿自己也遭遇到雷同的疑惑。

打從大學起便自認唸錯科系的自己,信誓旦旦地選擇了質化人文性較高的傳播所後,卻又在選擇博士研究的路子上兜回了企業管理,諷刺的是,自己選擇了一個連自己都尚未百分百認同的研究領域,卻又硬著頭皮入學註了冊,想當然爾,在毫無預期心理與期待的前提之下,我終究是選擇了放棄,武斷地認定這不是一條屬於自己該走的路。

時隔一年半後,我看見了自我觀點的狹隘。映照著九把刀與一位好朋友的激勵討論下,我開始尋找某種可能性的位置,試圖將自己重新放回所謂的企業管理領域,我想找尋某種觀點,某種屬於自己能夠認同,又見容於這個學術領域的研究位置,於是,朋友告訴我,可以嘗試讀讀Douglass North的作品,或許能從別人的觀點裡,找到一條可以依循的脈絡,或許有一天我會像朋友所說的,重新看見原始觀點的全貌,看清一門學問不只是粗淺的表面匠化的知識,有更多的面向與意涵,還有與其他領域的關聯,都等待著自己去連結與摸索。  

九把刀的老師說,「做學問,要慢慢來,才會快。」這句話真是耐人尋味極了,當一年半前的自己,焦慮地坐在企研所的課堂上,以一個博士生的新鮮身分惶恐地想要證明某種身分象徵的時候,我怎麼沒想到,做學問豈能一蹴可幾,進入這座學術殿堂裡的訓練才正要展開,我又怎麼能強迫自己囫圇吞棗,假扮學問呢?

這一趟決定走回頭路,除了必須堅定自我外,我更須清楚地認清自己的不足與無知,無論如何,這都是一門專業的學術領域,縱然裡頭有再多的價值觀尚無法說服自己,但做學問的那把尺依然秉持在自己身上,只有自己努力追尋,才有可能找到自己在這條路子上的確切位置。我相信,謙卑且堅定不移,或許是走每一條路唯一的方式。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不只是開始為接下來台北的住處操煩,連部落格的家也被爛無名無情搗毀。

我要開始物色兩個新家了。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總而言之,我還是覺得巴黎比較美。

在確定買下了綠色國產航空的桃園-舊金山來回機票之後,心裡還是忍不住這樣嘟囔嘀咕著。

事實也是如此呀,雖然沒去過美國,但從小在美帝傳播王朝的大量影視節目的轟炸下,任何人都會對這個遙遠的國度有基本的認識與想像,雖然不見得每個人對這個龐大帝國的想像與認識都是同一個模樣,但總也是有其基本認識,但,也正因為此,對於飛去遙遠卻又熟悉無比的這個國度,就是少了一分新鮮感與期待。

反觀巴黎,自從三年前負氣出走訂下了一張連自己都沒有心理準備的機票後,複雜莫名的感官直到我的班機抵達戴高樂機場的那天清晨便已全部張開,而真正的震撼(時至今日始終無法忘懷的一幕),更是打從我走出共和廣場地鐵站出口的那一剎那,那充滿歷史古典美的整齊街道建築,便深植我心底,這種不帶任何期待卻十足震撼的旅遊體驗,那種恨不得把一整座城市的瑰麗全都打包帶走的情緒,至今仍沒有任何新的旅遊經驗可以完全取代。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生活總是要安頓下來,依著一份踏實感活著,自己這半年多來卻總也踏不著,怪怪,今天連看齣日劇都會被女主角拒絕相親的理由嚇著,女主角是這樣說的:

護士A問:醫生呀,相親照中的男生看來相貌堂堂,很適合你呀,應該考慮一下。
主角女醫師回答:那位喔,哎。。。年過三十了卻經常更換工作,無法有腳踏實地的感覺。

我的老天,這不就是徘徊在30關卡前後的自己,這將近兩年來的寫照嗎?

雖是這樣說,但自己何嘗不希望能腳踏實地的過日子,找一份自己願意投入專長的工作,當作是個人事業來經營呢?左思右想良久,發覺就算是人情世故使自己始終無法見容於現在的工作本身,但至少,至少工作內容與方向是自己願意投入也有興趣的,這應該才是個人職涯追尋時的王道吧!!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