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沒有寫網誌紀錄心情,這種事說穿了其實像極了練習說某種語言,練習地火熱說的暢快,但疏於練習久了也就變得越來越生疏,甚至也會忘了究竟該從何說起,不知該如何精確表達自己心裡的想法或感觸。

但沒寫不代表自己沒有值得書寫的心情,只是感觸愈積愈多,倒不知該從何說起。就拿今天發生的事情來說起好了。今天是虎年大年初一,是返鄉休這九天連續假期的第二天,打從搬到台北工作後也快滿三年,通常也只有這種連續假期才能與父母親連續相處超過三天以上,只是在家的時候免不了父親愛鑽牛角尖的毛病三不五時會浮出檯面,在今天這個大年初一的夜晚,父親又忍不住發了個深遠感慨的牢騷。

一切都要從下午我們家三口開車出門拜年串門子這件事說起,由於下午臨時起意要開車到姜叔叔家拜年,但因為自己臨時想起對方還有兩位小孫子可能也呆在家裡,按照禮數我們若沒有準備小紅包總是說不過去,我便當著父親的面在車上提起沒準備紅包這件事,但因父親說只有姜叔叔在家,於是要我不要太過操心。

可是事情絕對不如想像中的單純,當我們到了叔叔家坐下來聊了半小時,小朋友回家了,我拿出錢包作意包紅包狀,但宣稱沒紅包袋不知該怎麼包,姜叔叔竟也從抽屜裡半開玩笑的拿出一堆空紅包袋來,此舉可惹毛了父親,父親作不噤聲地立刻拿出隨身準備的兩個紅包袋,也就把這件事給打發過去。

回家之後到了晚上,父親早早入房休息,但沒想到他竟然為了下午這件事睡不著又走回客廳,就對著正在看電視的我有感而發說,來台灣這幾十年跟這些兄弟打交道,不知道逢年過節包了多少錢,但不知有多少舊識不聞不問,父親感慨我們自己生活刻苦,但遇到人情世故絕不失禮數,可是為什麼到晚年這些老友不聞不問,想來不勝唏噓,相當感慨。

父親不斷叮嚀我對待朋友除了真性情外,在形式上的金錢禮數不宜太過大方,我想,基本禮俗與人際形象在現實社會不得不兼顧,只是到底人際之間的交情到底能不能經的起數十年的考驗?父親已經年近90高齡,我感受到那種悲傷遲暮的心情,晚上他從這個話題說起,說著說著又把故事說回了40,50年代那些曾在他生命中留下深刻印記的人事物,包括這些年陸續辭世的兆祜阿侄,曾經在父親的年少時同走過的那些共患難歲月,今晚我再次聽到感慨依舊,更感受到父親遲暮的孤單,還有他對於這些生命中來來去去人情世故的無奈。

好希望自己能有所成,至少能提供給父親一個熱鬧的晚年,可是自己又有所無法為,還是覺得很自責很難過。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