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捷運通勤族轉變為機車族之後,我發覺我看到這座城市人們另外一種不同的生活樣貌。雖說樣貌不同,但都具有雷同的特徵與本質。
 
人仰賴互助與交換才能維持基本的生活,是經濟學上最淺顯不變的真理。但人群一旦過度膨脹擁擠,反倒將因維繫個人的權益而爭奪與掠食,出現可憎可怕的吃相。捷運車站裡,不斷爭先恐後湧入湧出的人潮,從搶著拿到一份免費報開始,一路搶進捷運車廂內,無情的通勤者總是用最漫不經心卻也是最殘酷冷肅的態度,在已過度擁擠的捷運車站與車廂上仍能畫出自己的地盤,為自己爭奪最好的位置與空間。
 
走出捷運站,忙著轉乘公車的人潮源源不絕自地下湧出,遇上重點大站的交通節點,等候轉乘的人們無不引頸巴望著遠方,當目標公車紛沓而至時,見獵心喜的通勤者像是搶奪獵物的掠食者,霎時間大批湧至方停妥的公車門邊,不斷自四面八方包圍住公車,當公車抵站後,又彷若覆巢下的工蟻大軍蔓延至四面八方,那幅景象只教人頭皮發麻,宛若噩夢一場。
 
轉為機車族後,雖然個人行動自主性變高了,但每日清晨過橋進城的一路上,恰巧遇到的都是大城裡重要繁忙的交通輻輳點,我看見更為驚人的景象,沒想到走出地面的人們坐上了機車,爭奪著更快的速度與道路空間,大城裡成千上萬的機車大軍不斷在尖峰車陣裡,穿梭逡巡於公車、汽車、卡車、垃圾車之間,唯一的武裝是面罩與安全帽,卻怎麼樣也抵擋不住萬馬千軍衍生的廢氣與擁塞,視覺上與聽覺上的煩躁與尖銳,構築了這座城市最令人心力交瘁的嘈雜交響樂,我實在不想用這樣的形容詞描述自己暫居的這座大城,似乎仍過於矯飾,無法還原真實原貌,偌大的城市裡,疏離感血淋淋的在各式各樣的爭奪裏以各種樣貌呈現,我只有無語。時光恍若回到七年前甫進入這座大城工作的自己,最後仍有如敗者黯然遁逃,只因我無法承受過多無理與不必要的競逐與搶奪,那未免太過猙獰,令人備感疲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rixting 的頭像
matrixting

Matrix's flying over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