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並不是真的出城,只是現在的日子又再度回復至兩年多前的模式,每日都會在小島南方的兩座城市間晃蕩。

當然心情不同於以往,兩年前曾維持相同的生活步調與模式長達四年,四年間的工作與生活,雖不深刻豐富,仍或多或少為自己刻下專屬於20青春尾聲的光陰印記。

因此,我不僅僅將現在這段生活戲稱為是形式上的出城,更有點像是過去那段時光的復刻板再現。在這段特定光陰的起點與終點間晃蕩,在某種程度上似乎也是自我情緒起伏未定的一種隱喻。將自己從原有的生活抽離,將自己放置在某種權宜式的臨時狀態,無須思考太多嚴肅的課題,那些關於未來,關於功成名就,也關乎現實的無聊枷鎖。

這段時光裡,朋友總問我,是不是就乾脆接受現在這份難得的工作機會,何苦總逼問一些連自己都無法預測的假設性問題,我也很想牙咬心橫地告訴自己何需背負沉重的包袱,我知道自己還在等待,等待自己成功穿越一扇心中障礙的關卡。

於是,我依舊不斷在兩座城市間穿梭不息,偶爾疲憊,偶爾振奮不已。希望我的思緒能在穿梭於新與舊的兩段生活之間,漸趨簡單明朗,並看出一個清晰的新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rixting 的頭像
matrixting

Matrix's flying over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