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陸續展讀了三本小說,除了吉田修一的長崎亂樂坂一口氣讀完之外,其餘兩本仍落入緩慢的閱讀腳步,溫溫地成為睡前涓滴催眠的優良讀物。

之於我而言,看電影電視或讀小說,是自己逃避現實思考的一種麻醉法。但實屬尷尬的是,那些電影電視小說中的文本與價值觀點,卻依舊或多或少的提醒著當下的自己,那些屬於矛盾難解,不得不使勁躲避逃離的事。

長崎亂樂坂也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使人愈讀愈感到嚴重焦慮的典型案例。故事裡的主角從頭至尾都予人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美好期望,生長在極道耍狠的地方角頭家庭裡,始終有著獨到細膩的觀察、內斂的個性與小小的夢想。主角阿駿經常想望著徹底逃離這個注定衰敗的極道之家,有朝一日能往外自在地飛翔,當吉田修一不斷透過強化主角各種夢想實現的可能性,且大量運用家鄉的緩慢破敗與投注於異鄉的馳騁風華等強烈的對映,暗示著細膩又聰敏的阿駿(亦或正在閱讀的自己)注定將會踏上遠行流浪的路子。

說到底這也是我為什麼會迫不及待想知道結局的原因之一。從阿駿的敘事觀點裡,我又再度將現實中的自我不耐與矛盾投射在主角的身後,滿心期待故事裡的主角能掙脫一切枷鎖,自在飛翔。未料,相較於少年時的緩慢步調的敘事速度,少年成人後快轉的人生結局卻令人相當心碎與悵然。

我想我還是乖乖地繼續研究下頭兩本作品罷,照目前睡眠的航線與天使與魔鬼的劇情發展脈絡,獲得娛樂效果的機率應遠比嚴重的心頭躁鬱來的可能性高一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rixting 的頭像
matrixting

Matrix's flying over

matrix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